一只西瓜

《梦的再造》 CP:伞修

架空
HE
(之所以会有那么迷的文一定是因为我最近FGO肝多了(。

        暗红色的雨水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它既像是法国贵族端在手中的玻璃酒杯中的醇美葡萄酒,又像是居住在九天之上的神灵在战争厮杀中流淌下的血液。
      
        污浊的雨水如创世纪中所记载的洪水一般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将叶家的宅邸吞没。机械旋翼形态的千机伞被从半空中击落,与它的操作者一同坠入漆黑的深渊。

      
        叶修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原本应是机械旋翼形态的千机伞已恢复成了收拢的伞状形态背在他的身后。被自圣杯中涌出的混沌之物所淹没的叶家大宅也像是从未经历过那场灾难一样静静地矗立在叶家世代守护的灵脉之上。
   
        若不是他看见了距他十个身位外站着那个穿着苏家的白色礼装的少年,他或许会把之前的场景当作是一场单纯的噩梦。叶修的神色暗了下来,握紧千机伞的伞柄,从背后拔出千机伞。锋利的伞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伞骨逆翻朝上,收拢成矛。
   
        “哟!你是我认识的那个苏大少爷吗?”叶修用与平时招呼朋友的语气开口,握着千机伞的手却少见地有了一丝颤抖。
  
       “呵呵。”白衣少年的眼睛弯了弯。即使两人之间相隔十个身位,叶修都能从那张与他记忆中的苏沐秋完全相同的脸上,看出对方发自内心的愉悦。
 
       “沐沐。”白衣少年带着宠溺的语气念出一个名字,嘴角的笑意也更深了。“轰他。”
  
        轰隆的火炮声从叶修的身后响起,叶修却没有闪避,也没有让千机伞转变为盾形态,而是握紧了手中的战矛,警惕地盯着眼前的“苏沐秋”。因为叶修清楚的知道,若是这么做了,那么身后来自沐雨橙风的攻击可以避,但是“苏沐秋”若是趁此机会发动攻击,他就避无可避了。在护甲的隐藏下,叶修右手的手背上亮起了暗红色的光芒。
   
        沐雨橙风的炮火在顷刻间到达战场,一个又一个的炮弹裹挟着高温与烟雾在后院中炸裂开来。接连的几发反坦克炮使得叶家的后院在电光火石间再次化作了废墟。熊熊的火光在废墟之上燃起。
   
        硝烟逐渐散去后原本只有叶修一人的空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穿蓝色紧身衣的男子,手持一柄暗红色的长枪与叶修背靠而立。“master,这是什么状况啊?那个人偶不是你妹妹的吗?”
   
        如果说叶修先前还对苏沐秋的身份存在怀疑的话,现在可以说是彻底打消了。他一直背对着沐雨橙风无法辨别出对方口中的沐沐的真假,但是以Lancer的观察力不可能会认错在这次圣杯战争中与他搭档过的沐雨橙风。而拥有对沐雨橙风的指挥权的人只有三个。
   
        身处不远处的小区公寓顶楼的沐雨橙风将头顶的护目镜拉到眼前戴好,眯起湖蓝色的眸子,架好枪炮,出手便是加农炮,激光炮,热感飞弹的几发连击。男子神色一凛,一个箭步冲上前跃起,长矛一扫,将飞袭而来的弹药全部除尽。一连串的爆炸所带来的烟雾阻挡了沐雨橙风的视线,但是站在叶修对面的苏沐秋的视线可不会收到任何干扰。“Lancer,你小心点。这个沐雨橙风的打法和你知道的那个不一样。”叶修背对着Lancer大吼道。
   
       “那就是爱尔兰的光之子啊。”苏沐秋带着敬意看了一眼那位正朝着沐雨橙风的方向逼近的战士。但当他将目光移回叶修身上的时候,脸就立马垮了下来。“叶修你要不要脸?居然喊帮手来二打一?”

        面对这样无理的指责,饶是对垃圾话的免疫能力为EX级别的叶修也不禁楞了一下。“你确定不是你先带着沐雨橙风二打一欺负孤身寡人的我?”叶修回过神后迅速反击。
  
        “人偶师和他的人偶怎么能算两个人?!”苏沐秋露出疑惑的表情,仿佛叶修才是那个在无理取闹的。

       “那魔术师和使魔怎么能算是两个人?”叶修从善如流,随即顿了顿后问道:“你应该不会把秋木苏也拿出来了吧?”与主要搭载辅助术式的沐雨橙风不同,秋木苏是苏沐秋制作的完全往战斗方面强化的人偶。
  
       “你猜。”苏沐秋故作高深。
   
       “不回答啊,那哥换个问题。”叶修淡定的转移话题:“你已经明明死了,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我面前?”

        苏沐秋右手抽出挎在腰间的配枪秋风,在手上打了个转。“你以为我很想出现在这个鬼地方吗?”苏沐秋的手指搭在秋风的扳机上,抬手将枪口指向叶修的心脏。看到叶修不为所动的样子后,耸了耸肩,垂下了手臂。“圣杯希望你能许下愿望。七骑英灵已经只剩下最后一位了,你成为了这次战争的胜利者。”苏沐秋平静地说道:“一旦最后一骑的灵魂被投入,仪式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了。那就是胜利者,也就是你的愿望。”

       叶修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想。
  
        “在投入最后一骑英灵……不,当你在倒数第二场战争中获得胜利的时候,你应该就已经发现这场仪式似乎出了问题吧。”苏沐秋低下头注视着自己手中的枪。“所以圣杯决定由它自己来促成最后一步。”
 
        叶修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场景不再是叶家的大宅,而是当年他们就读于时钟塔时常使用的模拟战斗室。沐雨橙风和Lancer也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里是圣杯的内部,以沐沐作为媒介,圣杯可以轻松地解决掉Lancer。”苏沐秋的右手握紧了秋风,左手握紧了另一把配枪落叶。“圣杯希望我能够说服你许愿,于是从世界的记录中提取复制出了我。”苏沐秋将落叶也从腰间抽了出来。
  
        “但是我觉得,与其和叶大少爷讲道理,还不如用武力来说服你。反正如果你想离开这里,你也只能杀了我这个作为结界的核心的存在。”苏沐秋扬起头,勾起了嘴角。“所以,久违地来干一架吗?叶修大大?”
   
        苏沐秋话音刚落,枪声骤然响起。
   
        然而出手的却不是苏沐秋。
 
        苏沐秋向侧翻滚,堪堪避过叶修的子弹。然而在翻滚的过程中他也不忘将枪口对准叶修发起进攻。这样的攻击虽然不能对叶修造成伤害,但却足以打断叶修的射击。
 
        战矛形态的千机伞不知何时已经恢复成了普通的油纸伞状,伞尖上冒着的白烟宣告着先前几发子弹的出处。往日里总是散发着懒散的气息的叶修此时锋利得像是一把去了鞘的剑,黑色的眼瞳紧紧地锁住了眼前的苏沐秋。
   
        苏沐秋站稳在地后毫不犹豫地抬手对着叶修发动全面攻击,将心底的苦痛隐藏得无懈可击。
   
        风属性的魔力经由苏沐秋手中的双枪凝聚成无形的子弹。在苏沐秋的操纵下,这些无形的子弹织成了细密的死亡之网朝叶修笼去。
   
        和某处的王的隐形的剑比起来,不可见的子弹似乎显得更令人头疼。然而叶修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手中的战矛扬起,精准地劈开袭往要害的子弹。
   
        就算是不可视的子弹,既然是魔力凝结而成的,那么只要感知魔力便可观测到轨迹。这是每一个魔术师都能想到的,但是并不是每个魔术师都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到如此高精度的魔力感知。何况在这样一个由高浓度的魔力筑成的空间中,精准的魔力感知将变得更加的困难。但是,叶修,仅仅凭借着战矛形态的千机伞便斩破了寻常魔术师眼中难以破解的弹雨。
   
        苏沐秋显然也没有指望靠着这一招就能将叶修击败。眼看叶修与自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苏沐秋一跃而起,放弃了乱射的大规模攻击,改为更加的稳准的速射。配合押枪的技巧,苏沐秋不断后退,始终与叶修保持在安全距离。
  
        叶修在接下几发攻击后并没有和苏沐秋进行拖沓,使他拉开更多的距离。秋风落叶并不需要装弹,想要像对付寻常枪手那样等待装弹的空隙进行突袭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叶修将千机伞转换成盾形态抵挡苏沐秋的射击与视线,同时在松开千机伞的瞬间迅速双手结印。
   
        苏沐秋在发现千机伞受击后退的幅度大大增多时便留了个心眼。右手握着秋风继续向前速射,左臂弯曲环过胸口,手持落叶凭借往昔与叶修交手的经验,朝后一通乱射。
   
        忍刀出手,或劈或砍,解决了袭来的子弹。然而偷袭却是行不通的了。这通交战将叶修的位置暴露无遗,苏沐秋立刻回身进行防御。
但是,他们之间只剩两个身位的距离了,这对叶修来说已经足够了。
   
        忍刀转换成矛。天击龙牙。两个早已烂熟于心的招式此刻被叶修毫不犹豫地用了出来。
然而被近了身的苏沐秋此时却没有显出半分畏惧,魔力转化而成的子弹不断地从秋风落叶中倾泻而出,宛如两柄无形的短剑与长矛进行交锋。
       
        叶修手持战矛与其交战,恍惚间竟产生了自己回到了过去在时钟塔求学时,拿着一杆却邪与苏沐秋交战的错觉。
      
        但是现在他手中拿着的,可不是却邪。
      
        上挑!格挡!剑定天下!
  
        剑客才会使用的技能借由千机伞中抽出的太刀打了苏沐秋一个措手不及。纯白的礼装上绽开刺眼的红色血花。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叶修清楚自己所造成的伤口虽然看起来夸张,但是并非是致命伤。在苏沐秋身上那件治疗礼装的辅助下,他很快就能恢复过来。必须使用快攻将苏沐秋一波拿下。
   
        但是苏沐秋如果那么简单地如他的愿,那也就白瞎了他俩当年那么多次一言不合就走的竞技场。忍耐着来自腹部的伤口处的疼痛,秋风落叶在苏沐秋的手中如同两柄伸缩自如的刀刃,与叶修手中的东方棍相交。这已经不再是射术与体术的碰撞了。这俨然已经是体术之间的交锋!
   
        冷兵器与子弹不断地碰撞,发出冰冷的声响。
   
        咔嗒。
  
        这是子弹上膛的声响。
   
        几枚绿色的子弹沿着曲线向叶修袭来。叶修暗道不妙,仓促间只能用东方棍的形态接下这轮攻击。绿色的子弹在接触到千机伞后融化成了细小的光点,随后,绿色的藤蔓从光点中以破竹之势疯长开来。
   
        趁叶修被藤蔓牵制住的瞬间,苏沐秋一记回旋踢将叶修掀翻在地,落叶横隔在叶修的脖子上,秋风的枪口直接抵在了叶修的眉间。

  
        “叶修!叶修你醒醒!”

        猛然间被人握着肩膀摇醒的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紧接着便被苏沐秋正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事实吓得清醒了几分。

        “沐秋你大半夜不睡觉干嘛啊?”叶修强装淡定。
   
        “叶修大大你一个晚上梦游把我打醒两次,你说是自己老老实实去外面睡地板,还是现在让我打回来?”苏沐秋笑得眉眼弯弯。
 
        “我选三,继续睡觉。”叶修抬手圈住苏沐秋的脖子,抽出一条腿勾住对方的腰,一个借力将人向翻倒在床上。
   
        “你圈紧我就好了。”说完叶修便又朝苏沐秋的颈窝里蹭了蹭,维持着这个章鱼一样的姿势倒头就睡。
  
        这到底是谁圈谁啊?苏沐秋无语地看着眼前秒睡的人,叹了口气将空着的手放在了对方的背上,闭眼睡觉。

END
2017.5.31

《我亲吻到了神明》



CP:太芥

花吐症paro

一颗糖

渣文笔注意

   


        芥川第一次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是在与以侦探社社员身份出现的太宰治的第一次相遇之后。

       

        那时的太宰治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芥川和人虎之间。不,这并不是毫无征兆的。芥川早就知道了太宰治加入了武装侦探社的事。那时的他只是在赌,赌太宰治是否会出手救下人虎。芥川甚至还曾天真地想过,如果太宰治出现了,那么他一定要在太宰治的面前夺走人虎,以此来向对方证明自己变强了。

   

        只是当太宰治真正出现了的时候,芥川迅速放弃了之前那个愚蠢的念头,并且在内心将自己唾弃了无数遍。因为当黑兽被人间失格消除,变为普通的黑色大衣的一角时,芥川居然感到了一丝欣喜,一丝久别重逢的欣喜。

   

        这一刻芥川深刻地认识到,在面对太宰治的时候,他永远都是一个弱者。他之前居然会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够从太宰治面前夺走人虎,这简直令人发笑。

   

         然后芥川拦住了想要上前的樋口,却还是强撑着对太宰治宣称人虎最终还是会落入黑手党手中。

   

        对于芥川的宣言,他曾经残酷而严厉的老师只是冷漠地说道,“放马过来吧——只要有这个本事的话。”

   

        那一时刻的太宰治令他感到熟悉,他曾经看见过许多次这样的太宰治,面对敌人时的太宰治。倘若太宰治说这句话时能够认真地看着他,那么芥川估计会欣喜若狂,因为他终于能够让太宰治正视他了。

   

        可惜不是,太宰治只是在对着他身后的黑手党首领说话,芥川不过只是一个负责传话的罢了。

   

        即使是站到了对立面上,芥川觉得自己在太宰治的眼中依旧只是一粒尘埃,渺小得足以令人忽视。然而对于芥川而言,太宰治却是他的信仰,他的神明,他的整个世界。

   

        芥川眼睁睁地看着太宰治将三个侦探社社员背走。就像过去的日子里,他被太宰治一次次打倒在地,当他不能再站起身时,太宰治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只能难看地匍匐在地上喘息直到恢复站立的力气为止。

   

        而这一次,虽然太宰治没有真正地动手打芥川,但是却在他的心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流出来的尽是些污浊的伤痛,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愫混杂在其中跟一起流淌了出来。

   

        芥川突然不受控制地咳嗽起来,他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在芥川放下手时,他看见了手心里细碎的紫色花瓣。

       

        象征着光辉的天国之花,在芥川看来却是莫大的讽刺。一直以来都在地狱中徘徊的他,竟因对神明的向往而吐出了这样的花朵。

   

        樋口意识到了芥川的不对劲,于是用关切的眼神看向他。

   

        芥川对此不加以理睬, 他握紧了手心里细碎的紫色花瓣,那是他对神明所生的非分之心的罪证,那是他注定因此而付出生命的预告。他开口说道:“走吧。”

   

   

   

        芥川本来以为自己会保留着这个秘密直到死亡。因为太宰治而死。这个结局对于芥川而言实在是太具有魅力了。


   

        但是这个结局却没有如期到来。因为这个秘密被最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

   

   

        说来也是芥川自己的不是,他明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却没能拒绝掉来自太宰治的诱惑。那人明明只是极其平常地坐在吧台旁,笑着对他说:“哟!这不是芥川嘛。我一个人正好无聊,过来陪我喝酒吗?”他便顺从地点了点头,走到那人身边的座位坐下,安静地喝起酒来。

   

   

        这怎么能怪芥川呢?他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太宰治。

   

        这怎么能不怪芥川呢?他一直知道太宰治喜欢一个人来这家酒吧喝酒。

   

   

       “这次对抗组合,芥川你干的真不错呢。不过太过于自说自话,完全不听人命令这一点你还是得改改。”太宰治似乎没指望芥川会先开口说话,于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芥川一惊,刚被送入口中的酒一下子呛在了喉咙里,芥川开始剧烈的咳嗽,他立刻用手捂住嘴,并祈祷那些花瓣千万别让太宰治给看见了。

   

        但是他的神明却如同过去的无数次一样没有听见他内心的祈愿。太宰治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过头看向芥川,眼中充满了关切之情。

   

        芥川感到心口上曾经被太宰治划开的那道口子上迅速地开满了小小的紫色花朵,层层叠叠的,压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更多的紫色花瓣从芥川的口中被吐出,那是象征着光辉的花,那是象征着芥川的罪恶的花。

   

        太宰治并没有看漏芥川手指缝隙间的紫色花瓣。他微愣了一下后开口问道:“你怎么得了这种病?”却又迅速地后悔自己问出口的问题。

   

        芥川为什么会得这种病?这种因为深爱一个人却无法言说,只能任思念汲取生命开出花朵,再一片片凋零的病症为什么会出现在芥川的身上的答案不是很明显的吗?

   

        太宰治一把拉开芥川正捂着自己的嘴的手,忽视掉芥川因惊恐而睁大了的眼睛,凑上前将自己的唇贴上了芥川的。

   

         一个不带有任何情欲的吻,仅仅只是唇瓣与唇瓣的交叠。

   

        芥川彻底愣在了原地,被太宰治握住的手停止了挣扎,整个脑子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原本堆叠在芥川心口的紫色花朵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飘散了开来,露出了新长好的血肉。心脏跳动的声音在他的耳中显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太宰治在亲吻他。

   

        他的神明在亲吻他。

   

   

        芥川努力地睁大眼想要把这副场景印在心底,却发现眼眶已经一片湿润。

   

   

   

        他不会再因为太宰治而死了。

   

        他注定要为了太宰治而死了。


END


注:花是紫丁香。它的花语有光辉的含义。它也被称作天国之花


《夜巷》 CP:封神 稍带星昴 (翼设定)

依旧是把文从微博搬来lofter……


食用说明:

没有粮吃只能自给自足系列

OOC有

如有食用不适现象,请立刻退出。


    夜晚的街巷并不能算是沉寂,各家各户的声音都从墙内穿透出来,留声机中悠扬的音乐声、年幼儿童的哭闹声、大黄狗的低吠声……万幸的是,每个人都在家中专注于自己手中的事物,所以没有人会在此时踏入这条街巷。

   

    封真早就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的熟悉气息,但是他并没有回头而是笔直地向街巷深处走去。随着身后的气息越来越接近,原本混杂在周围的声响中的轻微的脚步声也变得清晰可闻。

   

    封真猛地停下脚步向后转去,锋利的尖爪擦过他的肩膀划出一道血痕,那双熟悉的闪烁着金黄色光芒的眼眸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妖冶。不过此刻明显不是欣赏这双眼睛的时候,初次攻击失手的少年立刻撑过封真的肩膀在空中进行了转身。在双脚落地后少年毫不犹豫地展开了第二次进攻,这一次他将攻击目标指定在了对方的心脏位置。然而封真早就看穿了对方的意图,掏出随身的鞭子束缚住了少年用于进攻的手臂并一手抓住少年的手腕将他提起迫使他双脚离地。少年仍不死心地试图用空出的手攻击封真的脖子,却被封真一把握住并反折于身后。

   

    “神威,你是真的打算杀了我吗?”封真将脸凑近无法动弹的少年,直到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瞳中仅仅剩下他的身影。少年并不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被制住的双手挣扎着企图逃脱。“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昴流桑去哪里了?”封真觉得可能只有刺激一下眼前的少年才能让他听到他想知道的事。“昴流……我不能伤害昴流……血……饿……”金黄色的双瞳有一瞬间恢复成了平时的深紫色,随后又立刻变回了那妖冶的金黄色,少年挣扎的幅度也变得更为剧烈了。


    “冷静点神威。你现在还能认得出我是谁吗?”封真将手上的力道加大,防止被神威逃脱。或许,如果必要的话,他应该扭断神威的手腕,虽然用这种方法来对付纯种吸血鬼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神威惊人的再生能力大概只需几秒就能修复他自己的手腕。


    “你是谁?不是昴流……但是……血的味道非常熟悉……”少年停下挣扎的动作,眼神茫然地看着封真,并用仅剩的理智在脑内搜索着眼前之人的血液的味道。

   

    “说出来我就把自己交给你。我可不敢把自己交给一只失去理智的吸血鬼。如果你还是不能恢复清醒,那么我只能采用一些偏激手段了。”封真催促着仍处于茫然状态的神威并思忖着是否该要动手。


    “封……封真……混蛋……”神威在想起了眼前之人究竟是谁后立刻怒视对方。


    “虽然并不指望你能给我什么好脸色,但是你的反应还真是令我伤心啊。记得别吸太多啊。”封真故作遗憾地摇了摇头,松开了对神威的束缚后将他拦进怀中,使得他恰好可以将尖牙对准自己的脖子。

   

   神威轻哼了一声,虽然他对于封真的举动万分不满,但是在饿坏了的情况下还是得以食物为先。尖牙刺穿了血管,甘甜的血液流入神威的口中,许久未尝血液滋味的他不由地感受到一阵满足,原本垂在身旁的手臂也转而环紧眼前之人的腰,整个人宛如一只大型猫科动物一般依附在了封真的身上。

   

    “神威,差不多了。再下去我要贫血了。”封真轻轻拍了拍神威的肩膀以示提醒。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的神威立刻松开了嘴,略带歉意地用舌头反复舔舐起自己留下的伤口。“神威你这样真的像猫一样……嘶——好了,我不说了。”封真出口调侃,却被神威狠狠地再次咬了一口。伤口在吸血鬼的唾液的作用下很快凝结,神威在确认了伤口不再出血后松开了环在封真身上的手打算离开。


    “神威!”双生子的哥哥急匆匆地从远处跑来,在看到神威被封真抱在怀里而神威正打算退出那个怀抱的场景后立刻摆出了迎战的姿态。


    封真松开双手举在身体两侧,示意自己并无伤害伤害神威的打算。神威立即跳开封真的身前回到了昴流的身旁。昴流收起利爪,但是仍然警惕地盯着封真。“昴流桑你别误会啊。我才是被突然攻击了的那个。”封真露出无辜的表情指了指自己脖子处的伤口。神威瞪了封真一眼大有如果你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手撕了你的气势。


    “对不起,神威给你添麻烦了。”无视神威在一旁的反应,昴流真诚地对着封真道歉。


    “没关系,能帮助到神威我感到很开心。”封真礼貌地回应道。神威看着封真一脸人模狗样的样子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火大,奈何自己的哥哥正在身边对人道歉,他实在不好发作只能愤愤地盯着封真。“只是这个伤口如果被哥哥看到的话,估计有我好受的了。昴流桑你真的打算就一直这么躲着哥哥吗?”封真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替自己那个可怜的穿梭在各个次元找人的哥哥说了两句。

   

    然而神威立刻抓住昴流的手回答道:“我们是绝对不会被那个人追上的!昴流,我们现在就去下一个世界。封真你这家伙不许把遇到我们的事告诉那个混蛋!”说完后神威便启动了穿越次元的魔法阵,消失在了光圈之中。

   

    “真是一如既往的急性子呢,神威。”看来自己如果想得到神威的话还得走很长的路呢,封真无奈地笑了笑。当他察觉到又一个转移次元的魔法阵出现在了自己的身旁时,他转而露出了同情的表情看向那个魔法阵。


    “好久不见了,封真。你又遇到那对双生子了吗?他们刚走吗?”星史郎眼尖地发现了封真脖子伤口。

   

    “好久不见,星史郎哥哥。发现自己弟弟受伤后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关心自己的弟弟,我这个做弟弟的也是蛮伤心的。”封真绕着圈子转移开了话题,在看到星史郎和善的微笑后决定还是透露点信息给星史郎,他可不想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和自己的哥哥交手。“神威特地关照了我不能说。所以你还是快点走吧。”

   

    “是吗?谢谢。祝你的伤口早日复原,虽然我觉得你似乎并不这么希望。那么,我告辞了。”星史郎再次启动了魔法阵,赶向了下一个世界。


    “我们这对兄弟还真都是求而不得呢。”狭窄的巷子里再次只剩下封真一人,他抬手眷恋地用手指抚过神威留下的伤口随后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舔过。


The end


一句话的后记:这个故事大概还会有后文。(给自己立下了Flag


written by 雨天昔圉

2015.06.13


《如果巴比伦的塔没有倒塌》CP:星昴

把文从微博搬来了lofter……

食用说明:

自给自足系列

渣文笔 傻白甜 OOC有

时间轴为X中昴流把神威从内心叫醒后的那一段平静的校园生活期间。

食用请谨慎


    世界正在走向毁灭。然而城市中的人们依旧在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下沉醉地一步步走向灭亡。

   

    即使对地球的未来丝毫不感兴趣,皇昴流最终还是成为了天龙的一员并许下了守护天龙那位脆弱而又敏感的名为神威的少年承诺。

   

    所以眼前的场景对他而言无疑是荒唐的。

   

    地龙的“神威”,或者按照神威的说法应该称呼他为封真,这个残酷地用神剑在神威眼前斩杀了少年所珍爱之人的男人并没有忙着四处破坏结界勤奋地做好地龙的工作,而是和樱冢星史郎一起坐在街头甜品店旁的座椅上一边聊天一边吃冰激凌?!皇昴流本打算假装成一个普通的路人默默地走开,但是樱冢星史郎显然不打算让他这么做。那个他永远也无法猜透的男人转头看向他,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昴流君不打算吃一个冰激凌吗?这个很好吃哦。”他听见那个男人这么对他说道,使用着一种亲近的口吻,仿佛九年前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星史郎桑完全不在乎他自己做过什么。他完全不在乎。这样的念头出现在皇昴流的脑内,并使他的心感受到一种窒息般的痛苦。他略带愤怒地瞪视着樱冢星史郎,深绿色的眼瞳中的愤怒恰到好处地掩盖起了他内心的那一份痛苦。

   

    “放轻松点,昴流君。我并不打算在今天和你战斗。地龙的神威也没有这个打算。为什么不愿意一起享受一下这个假期呢?我记得你喜欢冰激凌。7”樱冢星史郎的脸上仍然带着他那份不变的微笑。

   

    皇昴流认为自己应该拒绝星史郎的邀请,一个天龙和两个地龙一起吃冰激凌,而且这两个地龙中一个是地龙的首领另一个是杀死自己姐姐的仇人,他有足够的理由去拒绝。“你的朋友似乎很介意我待在这儿。那么我就先离开了。”桃生封真突然插入了两人的对话,立刻起身带着冰激凌离开了。

   

    “我明白了。”皇家年轻的少主有些懊恼地答应了那个邀请,多年来皇家所给予良好教育使得他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了礼貌地答应了樱冢星史郎的邀请。

  

    “那么,我推荐草莓口味~”樱冢星史郎露出了爽朗的笑,左眼中闪烁出的光芒看起来好像真心为皇昴流答应了他的邀请而感到开心似的。但是皇昴流明白,那只虚无一片的右眼才是这个男人内心的真实写照。他朝樱冢星史郎点了点头,转身走向甜品店前长长的队伍。   

   

    在排队等待的时候,皇昴流在内心思索着樱冢星史郎究竟为什么要邀请他,这个邀请完全没有必要,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而自己却只能被动地陪着他,就如同九年前的自己一样,依旧只是在任人摆布。这个想法使得他有点自责,潮水般的悲伤在他的心底涌起,为他自己,更为北都。他挚爱的姐姐用生命所拯救回来的,不过是一具空壳。但是他还是得活着,为了他所仅剩的愿望。

   

    “这位先生,请问你想要什么?”甜品店内的服务员带着营业式的笑容说道。“草莓味的蛋筒,谢谢。”皇昴流回答,并从钱包里掏出零钱递给服务员。“好的先生。请去一旁领取您的食物。”服务员小姐礼貌地说道。

   

    “放松点,昴流君。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樱冢星史郎牵住皇昴流的手,将他拉向自己的身边。皇昴流迟疑了片刻后顺从地坐在了樱冢星史郎的身旁。源于天性的羞涩,他对于那人在公共场合的亲密举动总是感到苦恼,然而他认为自己或许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昴流君,你真的该把烟戒了。吸烟对你的身体不好。”待皇昴流坐下后樱冢星史郎便闻到一股烟味,是和上次在阳光大厦会面时不同的味道。

   

    “你在乎吗?我的身体怎样你其实完全不在乎吧。”关心的话语落入皇昴流的耳中令他不由地感到一阵气愤,他用直白的话语回击,却在说出口后又感到一阵后悔。好吧,他又毁了自己和星史郎之间的一场对话。

   

    然而樱冢星史郎并没有终止对话的打算。“为什么昴流君你总是那么生气?因为我杀了北都,所以你恨我?”皇昴流不明白星史郎为何要在此刻提起北都,如果他希望停止这场对话,那么他只需要告别离开。如果他希望继续这场对话,那么他完全可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不是用另一个疑问来回答一个疑问。“我没有。”皇昴流小声而又坚定地回答。

   

    “你没有什么?没有生气?昴流君你还是不愿意说出你真正所想的,就像九年前一样。”樱冢星史郎追问道,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皇昴流的手防止他起身离开。他脸上的微笑也不知在何时褪去,转而变得严肃认真起来。这个问题无疑是失礼而又无意义。“星史郎桑……”皇昴流近乎痛苦般地呢喃着,被紧紧握住的左手上传来的温度提醒着他对方正等待着他的回答,他挣扎了片刻后妥协道,“我刚刚确实生气了。”皇昴流委婉地承认了另一个选项,并意外地在那个冷漠的樱冢护的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吃惊的神情。

   

    “你的姐姐在临死前对我说过,世界上的确有无法弥补的罪,但是绝对没有无法去爱人的人。”樱冢星史郎用低沉的声音缓慢地说道,紧握着的手渐渐的松开,轻轻地覆盖在对方的手上。“昴流君,你的愿望是什么?我想知道。”

   

    皇昴流颤抖着看向那只失去了光芒的灰白色右眼,那只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而被舍弃掉的眼睛,它时刻提醒着自己眼前之人曾经对自己的关心,它也时刻令他想起当年那个年少的自己终于怀揣着勇气想要向对方传达自己的心情时被对方像打碎玻璃杯一样扭断双手的场景。

  

    “我……我想要被你杀死……即使只是被当作街边的石子,即使只是无数樱树祭品中的一个,即使在被杀后很快就被你遗忘,我仍然想要被你杀死。只要这样便足够了。因为,我无法忘记你。因为,我曾经,不,直到现在都发自内心的喜欢你啊。”皇昴流将近乎于绝望的话语从心底倾倒而出,他低下头企图隐藏起那即将从眼眶逃离的泪水。他右手中的冰激凌早已融化,冰凉而又粘稠的液体顺着他的手指流下。皇昴流感到自己的右手手腕被人握住,随后手指上传来了不同于先前的温润触感,他立刻惊慌地想要抽回手,手中的冰激凌随着他过大的动作而掉落在地。“对不起。”他下意识地道了歉。

   

    “不对,这里应该由我来道歉才对。毕竟是我突然舔了你的手指。”樱冢星史郎一本正经地说道,并在意料之内的看见了涨红了脸的皇昴流。“昴流君你真的很可爱。但是,我是不会满足你的愿望的。因为那个赌,其实是你赢了。”樱冢星史郎温柔地将他拥入怀中,就如同九年前的那一年中他无数次所做的那样。

   

    “昴流君,我喜欢你。”


The end


后记:

    之前看到翼年代记的clamp的访谈中C婶说一般漫画中出现“我……你……”的句子时,就算不用说明,读者也知道应该是“我喜欢你”吧。我觉得我当时看到这段话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读者们真的不知道啊!!!因为这样的怨念,所以我自不量力地对这对cp下手了。

    使用这个题目是因为我始终认为这两个人如果当初肯好好地谈一谈,就没那么多破事了!

written by 忆

2015.06.11